<ruby id="15ppj"><var id="15ppj"></var></ruby><th id="15ppj"></th>
<span id="15ppj"></span><span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
<th id="15ppj"></th>
<th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<th id="15ppj"></th><span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<span id="15ppj"></span>
<progress id="15ppj"></progress>
<strike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<span id="15ppj"></span>
<th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<th id="15ppj"></th>
<th id="15ppj"></th>
<th id="15ppj"></th>
<th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<th id="15ppj"></th><span id="15ppj"></span>

文案
五千字的短文~
“將軍,這是最后一盞了,您不能再喝了!
“誒你給我!又不是我妻,你怎能干涉我?”
“……不是你妻便管不得了?”
“那當然了!”
“那好!
軍師眼眸清亮而薄臉紅透。
  
“今朝權且暫做將軍妻,明朝再為將軍師!


——原來今朝即是今世。


“豈曰無衣,我帶你凱旋故里!
“將軍,多謝你!
內容標簽: 情有獨鐘 前世今生 穿越時空 青梅竹馬 正劇

搜索關鍵字:主角:岳笙 ┃ 配角:閻王 ┃ 其它:

一句話簡介:將軍,書生謝謝你

立意:立意待補充

  總點擊數: 1281   總書評數:15 當前被收藏數:114 文章積分:5,563,961
文章基本信息
  • 文章類型: 原創-純愛-架空歷史-愛情
  • 作品視角: 主攻
  • 所屬系列: 短篇
  • 文章進度:完結
  • 全文字數:5356字
  • 版權轉化: 尚未出版(聯系出版
  • 簽約狀態: 已簽約
  • 作品榮譽: 尚無任何作品簡評
本文包含小眾情感等元素,建議18歲以上讀者觀看。
[愛TA就炸TA霸王票]
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打開晉江App掃碼即可閱讀

古來白骨無人收

作者:今州
[收藏此章節] [投訴]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夢中的白骨


      岳笙夢里有金戈鐵馬,旌旗倒伏黃沙間,萬鬼同泣抵不過一陣狂風狼嚎。
      這可怖場景并未讓他心生畏懼,他心中反而有熟悉了然之感,仿佛冥冥之中這荒涼戰場便是他的歸宿。
      忽而狂風拔沙而起,露出其下的一具森然白骨。

      一瞬心魂巨震,岳笙大叫一聲自夢中醒來,久久不能平復。
      他枯喘了一會兒,有些不利索地下了床榻,去院中洗臉。
      走到那水缸前,他看見自己在水中的煞白倒影,以及——
      水面緩緩的漣漪。

      是夜無風,岳笙訝然發現,因一遙遙不可及之夢,他的淚不止不休。

      一

      岳笙自小便熱切于西域,這與他時常所做的夢有關。在夢中,他想拾起倒在寒甲間的帥旗,抓一把狂風中的沙,撫過頭盔上的紅纓,打開一把素面折扇……仿佛那些,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。
      從幼來到長,這些夢令他魂牽夢縈,如今更是去心似箭。岳笙屢屢向家人提起外赴的事,但一概遭拒。

      這一天他再度請求,母親搖頭不解。

      “笙兒,江南水鄉留不住你嗎?你怎么偏想去往荒沙千里之地?難道家鄉不足以使你眷戀?”

      “不是的!痹荔蠐u頭,“我很喜歡江南。我只是……心中有割舍不下的東西。這一念不斷催我西去,猶如落葉追根,倦鳥尋巢。母親,請您信我,我去了斷心中多年牽念,而后必定平安歸家!

      “這漫漫一路,兇險無!

      他說盡了唇舌,最后一跪磕頭,執拗不起,終是說服了家人。

      背了行囊,岳笙跟隨一隊客商啟程,揮別眾親,回望溫柔水鄉,一笑作暫別。
      待上了馬,他只覺親切無比,趕路時也撫著馬鬃與馬兒說話,常惹隊伍中人發笑。

      “岳公子,你可真喜歡這馬駒,喜歡到和它吟詩作賦了嗎?”碧眼褐發的胡姬有意親近他,便拿馬兒同他說笑。
      岳笙拿一把精草喂馬,笑說:“不知為何,我天性十分喜愛群馬,總覺得與它們緣分極深。尤其是坐著它一同去西域,心情迫切之外,又覺得舒坦!
      這呆子又同馬駒說起些旁人不解的話語來,那胡姬見這俊美公子不解風情,只得怏怏離開。

      “如果你是匹沙場戰馬,亂戰之后你的主人尸骨無存,黃沙萬骨軋,你還能尋辨出那將士嗎?”
      岳笙不著調地遙想,眼前似有真切的亂戰,萬箭千刀破風而來,叫那將士連同甲胄在內,一并破碎成萬千。

      這幻想太過逼真,令他骨骼細密地顫了一瞬,苦痛萬分。

      二

      歷時三個月,商旅終于跋涉過百顏中原,來到了單一色彩的西域關口。
      舉目望去,長天一色蔚藍,遼原遍野黃沙,偶然有鷹擊長空與沙狼嘯原,十分蒼涼。

      岳笙眼中見的是枯瘠,心中卻有萬分激撼。數千里之外的水鄉給了他溫情,卻只是他的棲息地,而這舉目不盡的荒原卻予了他豪情,似乎才因是他的歸宿。

      正激動間,商隊中的老胡商以一句話澆了他的迫切之心:“接下來我們得慎重,先找個驛站歇兩天,飽了精神再趕路!

      岳笙不愿:“先生,難道我們不能盡快啟程嗎?”

      老胡商看了他一眼搖頭:“江南來的公子啊,你不知道黃沙隱藏的危險和恐怖,更要小心為上吶!崩先说氖种赶蜻b端,“黃沙之上,有極端的風沙,人一卷入就難成人形了;黃沙之下——”

      “埋有古戰遺骨,怨靈無數!”

      商隊中第一次聽及的年輕人個個面露駭色,唯獨岳笙急切追問:“什么遺骨怨靈?”

      “這里曾是千年前的古戰場,也不知是在哪一戰,因看錯了戰局,中原近萬守軍陷于埋伏,全被坑殺或是活埋。那沖天怨氣埋在沙下不得疏解,那戰鬼如何能魂歸天地?因此千年來,這沙原上總有一鬼徘徊,馬隊一旦遇上,必會迷失方向困死其中!”

      那胡姬驚呼一聲,半是畏懼半是憎惡:“這戰鬼怨氣好大,難不成是想拉上活人作陪葬?”

      “是啊!崩虾谈胶,卻又嘆息一聲,“我聽塞外人所講,這戰鬼原是統領六軍的大將,當年敗戰被飲血啖肉,落個碎尸毀骨的下場,戾氣如何不重?莫說千年,只怕是要永世在黃沙里作祟吧!

      岳笙聽著,不禁癡怔地望向黃沙,腦中漸漸憑空勾勒出那戰鬼形容。

      若依老者所言,那應是個青面獠牙、骨裂泛肉的可怖將鬼。

      可為何他所幻化出的,卻是一個白衣書生的模樣?

      三

      當夜眾人在驛站歇息,岳笙以手為枕躺在榻上,望著窗外大漠孤月,心中悸動只增不減。
      這一夜的夢,因近了黃沙也顯了不同。

      不再是尸骸枕黃沙、旌旗裹亡馬的慘烈戰況,而是軍帳內,觥籌間。

      一把折扇開在眼前,上草書一個笙字,掩住了執扇人的口鼻,只余一雙滟滟眼眸在外。
      那人眼含笑意而問:“此一戰生死攸關,你還信我?”
      案前鐵甲加身的將軍飲過酒棄了樽,斬釘截鐵道:“信!

      夢境如霧撥轉,光怪陸離起來,只是難看清其人容顏。

      “將軍字好生丑,讓在下手把手教一教您吧!
      “軍師武藝忒差!本將軍手把手教一教你吧?”

      “將軍,這是最后一盞了,您不能再喝了!
      “誒你給我!又不是我妻,你怎能干涉我?”
      “……不是你妻便管不得了?”
      “那當然了!”
      “那好!
      軍師眼眸清亮而薄臉紅透。

      “今朝權且暫做將軍妻,明朝再為將軍師!

      他竭力伸手去觸碰那鏡花水月的笑靨,未觸夢即碎。

      醒來,鬢角又濕。

      四

      捱過兩日,商隊終于再啟程。因怕迷途,老胡商令大家牽起了繩,一端系在貨車上,一端在行客手中,以備不測。
      一路走出黃沙,岳笙心中卻是躁動不安。
      走到晌午,原本平地無風的黃沙驟變,從遠而降一黑卷風,駭得胡商連喊快跑。
      混亂之中,岳笙卻毅然放了那牽繩,掉馬直奔狂風黑沙而去。
      這一瞬間,他終于明白,他不是想去西域,他的愿望之地只在這里。

      狂風席卷而來,他竭力伏在馬背上,恍然竟生出自己也是一匹馬的幻覺。

      幻境中也是這樣毀天滅地的狂風,他低頭吃力前往,不知是不服輸,還是執拗于前方的什么。

      可笑的是,若為一匹馬,如此愚笨也就罷了,作為人,他怎么也這般癡頑呢?

      幻覺里狂風卷馬而摧,現實里他亦被卷上半空,驟然暈厥不省人事。

      眼前涉暗剎那,又有人面桃花撲面而來。

      “今天是你生辰,軍中簡陋,一碗長生面也給不起,可你還是能留個心愿,以示慶賀!
      “心之所愿么?”
      “不錯。你敞開說,本將軍一定竭力為你達成!
      “那,”折扇合之置案,軍師認真凝視案前人,“待一朝戰勝,我希望……將軍與我一起,同去我故里江南。若書生命短,不慎走在將軍前頭,請將軍務必自全——”

      “攜我遺骨凱旋足矣!

      五

      意識剝離于夢境,岳笙猛然睜開雙眼,只見自己正面朝黃沙。他試著起身,又訝然發現自己竟全須全尾毫發無傷,當真是個奇跡。
      甫一抬頭,更是驚訝萬分——眼前竟有一客棧立于沙漠之中!

      岳笙揉眼,前去試探性地拍拍門,疑是海市蜃樓。
      那門卻真切地開了,探出一個面目青稚的店小二,見了他直招手:“公子快請進!里間能避風沙!”

      岳笙被他攬著進了客棧,但見那柜臺后有一慈目青年正翻一薄。見來了人,青年溫和展笑:“路途艱險,公子受累了,快坐下一歇!
      其間設有桌椅,岳笙在店小二殷勤招呼下落座,摸了摸懷中,所幸銀票貼于里衣,尚能付錢。經過一番生死動蕩,他也安然起來,要了酒菜果腹,與那掌柜樣的青年攀談起來。

      “先生竟能在這里建一客棧,實在是了不起!
      掌柜搖頭淺笑:“不敢當,天人一揮袖,這小棧也是要煙消云散的。但若能使旅客受助,便不枉搭建它一遭!

      兩人隔桌交談融洽,中途岳笙忍不住追問:“先生長居在此,不知可曾聽過黃沙戰鬼一說?”
      掌柜垂首看了一眼薄子,笑答:“聽過,也確有其事。細算來,此鬼存人世之日,不多不少,恰有一千年了。當真是只令人頭疼的鬼吶,也不知他到底執著何物!

      岳笙心如遭重擊,喃喃:“竟是真的……”

      掌柜只笑不語,唇間嘆息若有若無。

      六

      當夜他宿于榻上,輾轉反側難入眠,忽然窗戶被風吹開,傳入了外頭的風哭鬼嚎。
      岳笙連忙下床去關,不經意低頭,竟見客棧外有一人影,立在黃沙狂風之中,衣袂猶如凌亂柳絮。

      岳笙大驚,忙招手呼喊:“那位公子!快進來避風!”說著剛要下樓去開門,一陣風沙撲面迷了他的眼,待他再睜開,那窗外哪里還有人?
      岳笙疑心自己看錯,只好關窗回床。一回頭,卻見一青年站在自己身后,薄如一縷煙霧,嚇得他一聲大叫:“鬼!”

      那鬼見了他也是大驚,但他先于岳笙鎮定下來,作揖深深一鞠躬,掩飾顫抖的眼眸和嘴唇,磕磕絆絆道:“對不住,既然您介意,在……我立即離開,勞煩您再開窗!

      岳笙受驚過后鎮定了些。外頭那風聲傳進耳朵里十分可怖,雖說眼前這位非人,但強行趕出去也實在不忍。
      更奇怪的是,不知怎的,岳笙一見這鬼反倒覺得親切異常,心下似有酸澀,甚至是苦痛。

      “你……可是鬼魂?”岳笙詢問,那鬼直起身頷首,“您且看我腳下,無影,足不踏地!
      那月光果然透過了他,鬼不過是一團虛影。

      “你……便是人們世代相傳的戰鬼?”他瞧他的孱弱模樣,難以相信這便是那戾氣不化的將軍。
      “是鬼不錯,卻非戰死。我只是……只是一個罪人,不,罪魂吧!
      “怎么這樣說?”
      “因我之故,累了滿軍三千人同我葬身沙場,我難辭其咎!鼻曛髴浖按颂,鬼還是滿面愧疚。

      岳笙極力安慰他:“沙場瞬息萬變,錯不在你!
      “你不必為我推脫!惫磔p嘆,看向岳笙時,眼中不再是蒼涼,泛起了溫柔神色,夾雜有苦楚。

      “還未請教,你如今姓名?”
      “在下岳姓,單字一笙,笙歌的笙!
      那鬼呆了片刻:“……笙?”
      岳笙有些不好意思起來:“原本我不是這名,只是幼時習了字,第一個會寫的便是笙字,又喜愛得不得了,便央求家母所改的!

      岳笙看向這鬼,試探性地說:“我常年有所夢,中有一執扇書生,扇上隱約寫有一笙字,不知……”
      鬼突然一笑:“那扇上字,是當年的將軍所題的!

      岳笙因這一笑癡了片刻神,半晌才回過,慌忙引了話題掩蓋:“我聽傳說道,你在黃沙中引人入歧途,這是為何?我并不見你有何戾氣!
      鬼睜大了眸子:“我是想指引他們走正確的路,誰想他們盡走了反向……”
      岳笙一愣,搖頭苦笑:“竟是如此?赡銥楹螌覍椰F形唬人呢?”
      鬼望向窗外:“我留在黃沙中,只有這一用處,不得不現!

      岳笙心里難過,良久才輕聲一問:“為何不入輪回呢?”
      “入不得,也不愿入!惫硇α诵,”我的遺骨困在此間不得歸故土。黃沙漫漫,長年累月在此中徘徊,漸漸不知歸途……”
      鬼的眼睛掠過岳笙,一瞬又轉移,似是濕潤了。

      他輕聲說:“我不過是在等,那來為我收骨的人!

      岳笙心中一窒,暗想,怎會有這樣傻的鬼?
      他極力想嘲笑一番,卻是漸苦漸疼。

      天光乍破時,岳笙下定了決心,對鬼道:“不如,我來收你的遺骨,送你輪回!

      七

      岳笙天明便去向掌柜結賬,掌柜好心提議:“公子,這沙原不比別處,無樹又少路標,一旦迷了方向便走不出來了。你看,不如我令伙計為你引路?”說著他便招了店小二來,那少年殷勤之至:“公子放心,此間我最熟悉不過!
      岳笙婉拒:“多謝兩位好意,我已有向導,就不必勞煩二位了!
      說著他孑然一身,踏入風蕭蕭兮的荒原。

      鬼忽然現身在他一側,問:“你難道不怕,我引你入了不歸途?”
      岳笙笑:“不知何故,我愿信你!
      鬼怔過,隨即無聲笑,慟也無聲。

      一人一鬼作伴跋涉了多日,入夜岳笙入睡時,鬼便守著他。
      奇怪的是,岳笙沒有再做過那些夢。

      一日,鬼終于領岳笙來到了遺骨之地。
      只見那有一長桿,上撐一具白骨。
      他死去多年,遺骨在此被制為路標為離人指路,無人會去挪移,魂魄當然離不開黃沙。

      岳笙眼澀:“你故鄉在何處?我帶你歸故土!
      鬼想了一會,搖頭:“年歲已久,我已不記得家鄉名字,只記得在江南一帶!
      岳笙拭去莫名涌出的淚,沙啞道:“我家鄉便在江南,若你無家,不如……就將我家視作你歸處!

      鬼凝望他,身形微抖。

      岳笙小心翼翼伸手去請下白骨:“就這樣說定了,你且稍等,我帶你出黃沙,我帶你回家……”

      鬼伸出手想去觸碰他,卻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穿了過去。
      他守候了那么久,也不過是為了再看一次這個背影。

      “不必了!

      岳笙猛然回頭,鬼在他面前抬起兩手,虛虛捧著他的臉。

      “……你說什么?怎么不必了?”岳笙想握住他的手,卻什么也做不到。

      鬼忽笑,其魂迅速透化,其骨更是驟然化成沙塵。

      “我執念已去,可離人世了。你替我,長守故土吧!

      岳笙失措,伸手去招、去抓、去挽留:“等等!你等等!”

      他已化成星點,只留一縷不散笑意與一句經年哽咽:“將軍,將軍……多謝你!

      八

      “如此,任務便是完成了!闭乒袢≈旃P在薄上勾去一個笙字,如釋重負,“當真不易啊!
      小鬼差褪去店小二偽裝立于一旁,經不住好奇問道:“大人,這鬼是何來歷,竟勞得您親自來此?”
      “無甚大來歷,一只執拗鬼罷了!遍愅蹩粗辣,“他當年算錯戰局而死,死后仍牽掛主上,其念長逾千年,竟令白骨不毀,魂魄不散,日日漂于黃沙尋候。如今,他那主上的轉世親自來替他收骨,自然便渡他入輪回了!
      “千年!惫聿铙@愕,思索一番后皺了眉:“這軍師忠心至此,化鬼猶守千年,倒是他的主上……”
      閻王笑著打斷:“你為鬼差方滿百年,哪里知道這二人全貌。那將軍至性之人,聞聽軍師殉國,當日領兵一戰而敗,死狀極慘。不僅尸骨無存,還因殺戮過重,九入輪回都只得畜生道,今世才為人!

      “他九世為獸,秉著前世執著九世奔往西域,可惜不是中途遭殺身,便是累死半途中!

      生死薄幻化出當年場景,小鬼差瞪大了銀瞳觀看。

      那是一片慘烈戰場,帥旗倒在寒甲間,攜沙的狂風掠過頭盔上的紅纓。那浴血斷臂的將軍跪在黃沙中,懷中染血的折扇搖搖欲墜,他竭力握著一柄槍,猶想再度戰起。而在他不遠處,是瞄準的萬箭,虎視眈眈的千刀。

      “豈曰、無衣。我帶你凱旋……江南故里!

      其后是將軍的九世,皆為獸類。
      它跌跌撞撞地奔跑,總是沒能跑出太遠,便橫死當街。唯一一世進了當年戰場,最后還是被一陣狂風摧折化為血雨。

      小鬼差的眼睛緩緩變濁,閻王便蓋上生死薄,也蓋上唏噓:“罷了,不說了,走吧。同我去下一地收魂,你也需多辨認陽間的鬼念!

      二鬼出客棧,須臾一揮袖,客棧頃刻化成黃沙,仿佛一場海市蜃樓。

      沙漠間隱約有駝鈴聲,中伴有吟哦:“君不見,青海頭,古來白骨無人收……”
    插入書簽 

    ←上一篇  下一篇→
    作 者 推 文


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關閉廣告
    關閉廣告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wap閱讀點擊:https://m.jjwxc.net/book2/4196010/0
    打開晉江App掃碼即可閱讀
    關閉廣告
    ↑返回頂部
    作 者 推 文
     
    炸TA霸王票
    地雷(100點)
    手榴彈(×5)
   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
    深水魚雷(×100)
   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灌溉營養液
    1瓶營養液
    瓶營養液
    全部營養液都貢獻給大大(當前共0瓶)
    昵稱: 評論主題:

    打分: 發布負分評論消耗的月石并不會給作者。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TA就炸TA霸王票

    評論按回復時間倒序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<ruby id="15ppj"><var id="15ppj"></var></ruby><th id="15ppj"></th>
      <span id="15ppj"></span><span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
      <th id="15ppj"></th>
      <th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<th id="15ppj"></th><span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<span id="15ppj"></span>
      <progress id="15ppj"></progress>
      <strike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<span id="15ppj"></span>
      <th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<th id="15ppj"></th>
      <th id="15ppj"></th>
      <th id="15ppj"></th>
      <th id="15ppj"><noframes id="15ppj"><th id="15ppj"></th><span id="15ppj"></span>
      亚洲AV片在线观看高清小说,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在线,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精品中文字幕,久久久久久免费看A级毛片